这是一个实在的事例。美国律师吉菲尔花重金购买了24支尖端雪茄,并为其投保了火险。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吉菲尔十分享用地抽完这些雪茄,之后却要求保险公司理赔,理由是:雪茄在一连串的小火中焚毁。保险公司当然断然拒绝,分明是吉菲尔自己,点着了雪茄并抽完,怎样还让保险公司补偿呢?

这场争论终究闹到了法院,法官也觉得吉菲尔的诉求很荒唐。可是,对法律条文深谙于心的吉菲尔却拿出保险公司的保单上面明确地写着保险公司“补偿由火烧形成的丢失”且没有规则何种“火烧”不在补偿的规模。终究,法院只得判定保险公司付出吉菲尔1.5万美元补偿金。就这样,吉菲尔凭仗自己的聪明,赢得了这场合法却不合理的官司。

但是,事情却没有就此结束。当吉菲尔高兴地拿到补偿金时,保险公司却报警将吉菲尔拘捕,罪名是涉嫌纵火违法。吉菲尔大呼委屈,但他从前在法庭上出示的资料和证词,此刻却是警方手中最有力的依据。很快,法院便以“故意焚毁已投保之产业”的罪名判定吉菲尔入狱服刑24个月,并处法金2.4万美元。吉菲尔后悔不已。